下属想见林彪一面有多难?韩先楚费尽心力,都未能如愿

林彪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,由于他在军队中所处的地位,一些高级将领总不免希望有机会见见他,向他汇报军队方面情况,得到他的一些必要的指示。

然而,除了极少数林彪所亲信的几员大将之外,其他下属很难得到这种机会。其中,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的遭遇是最令人寒心的,他费尽心力却始终没能见上林彪一面。

一天,韩先楚给林彪办公室打来电话:“我想和林副主席直接通个电话,请你帮我转报一下。”

林彪的秘书张云生向他解释说:“林彪的房子里没有电话装置,他由于怕着凉(林彪把保持恒定的体温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,认为接电话会降低他的体温),也从来不亲自接电话。”

韩先楚问:“那样,我们有事向他请示,怎么对他说呢?”

张云生说:“一个办法是当面和他谈,另一个办法是在电话上讲,由值班秘书根据记录向他转报。除此之外,还有写成书面,或者写信、发电报。”

“再没别的办法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韩先楚爽朗地说:“我帮你们想个办法。你们在他的办公室接个小喇叭,用一条电话线和秘书值班室的电话机相通连,再装一个开关。这样,我们想向他报告的情况,在给你们秘书讲的时候,只要把开关一开,他就可以全部听到。这既不会误事,又不会着凉,你看好不好?”

“我把韩司令想的这个办法转报叶主任(叶群)。”张云生说。

“好,”韩先楚又补充说,“你报告叶主任,就说我们做军区工作的,有很多事情想向军委的领导同志谈一谈。见面的机会难得,只好靠电话。林副主席怕接电话着凉,我们能理解,但我想最好能安个小喇叭,让他亲自听听我们在电话上反映的情况,我们就满足了。如果想安装这样的小喇叭,我们这里就生产,我可以派人送去一个。”

事后,张云生把韩先楚的电话大意报叶群。叶群轻蔑地说:“不能听他的,愿意安小喇叭,他自己安去,我们这里用不着。”

但是,韩先楚办事情是很认真的,他真的从福州给林彪弄来一套带有一个小喇叭的扩音装置。他借来北京办事之机,派人把这个装置送到林办。

叶群听说后,不但不领情,反而在背后把韩先楚骂了一顿。她说。“韩先楚这个人像个孩子,真不懂事!”她还故意挖苦说:“他说是小喇叭,我还怀疑它是窃听器呢。”

在叶群的催促之下,韩先楚送的这套扩音装置在毛家湾连夜都没过,就被当作“窃听器嫌疑”送到总参一个技术侦察部门供“研究”去了。

韩先楚到北京后,又数次给林办来电话,要求向林彪反映部队中的重大情况,张云生都及时报叶群,但叶群一直不让理睬。

叶群说:“在韩先楚那里,什么都可能变成重大情况。他这个人爱罗嗦,我和首长都烦他。”

最后,韩先楚只好降低要求,说如果林彪实在太忙,见一下叶群也好。但即便这样,叶群也不愿赏脸,而是派林办两个工作人员去应付差使。

当时韩先楚正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治疗。张云生和林彪办公室另一个工作人员到医院去看韩先楚,并且说明他们是奉命前来听韩先楚谈情祝的。

韩先楚无可奈何地说:“实在见不到林副主席,叶主任又忙,我只好和你们秘书同志谈谈了。和你们谈,你们作好记录,回去再汇报,我相信不会走样。但我总觉得,托人传话总不如当面谈好。

“现在军内军外碰到的新问题相当多,这些问题,有些是我们本身能够处理的,有些我们就处理不了。我们心中,也有好多话想向军委的领导同志谈谈,可是去找谁呢?军委常委已经不起作用了,总部的机关也有自己的问题。越级去找毛主席,又怕打扰他老人家。

“林副主席分工管军队,我们有事只好找他。我们处在福建前线,部队除了担负三支两军任务以外,战备工作也很紧,我希望中央军委了解我们的情况,给我们作些指示,我是怕出事,一旦出了事,我们不好向中央交代……”

接着,韩先楚详细地介绍了福州部队当前执行各项任务的情况、问题。他谈了一个上午,又约二人下午继续谈,总共谈了约有五个多小时。

韩先楚拖着有病的身体正在住院治疗,谈话时间这样长是过于疲累的,但医生几次劝告,张云生等人也屡屡建议,他都不肯停顿、不肯休息。

“我还没有谈完,但我不想再谈了。”韩先楚最后说,“有些重大同题,我只能等持见了林副主席的面之后才能谈。今天谈的这些情况,我希望你们回去后如实地向他转报。我理解他的身体不好,听几个小时的汇报恐怕受不了,但我讲了这么多,他能听上一半,我也就满足了。……”

张云生回到毛家湾,先准备向叶群汇报,但叶群关心的只是一些“趣闻”,对韩先楚所反映的部队情况没有丝毫兴趣,因此一句也不愿听。

张云生又去向林彪汇报。林彪比叶群强一些,但他也只许张云生“扼要地”讲了十几分钟。

“韩先楚跟你们谈了多长时间?”林彪问。

“一个上午,又加下午近两个小时,共约五个多小时。”张云生说。

“五个多小时?”林彪似乎有些惊奇,“哪有那么多的话可说?”

“韩司令说,他并没谈完,有些重大问题只能和首长当面谈。”

“哈哈,五个小时还没谈完?”林彪哈哈大笑,“你先扼要地讲讲他这五个小时都谈了些什么?”

张云生把韩先楚讲的问题略作归纳,讲了一些题目和内容要点之后,对林彪说:“韩司令说把这些内容全向首长作详细汇报,担心你身体吃不消,但你如听上一半,他就满足了。”

“哈哈,”林彪又一次大笑,“用不着听一半。听你讲了要点,我就听明白了。你讲要点用了多长时间?”

“大约10多分钟。”

“这10多分钟就足够了。”林彪显然不愿听下去,“就是这样。他讲了五小时的话,我看10分钟就够了。”

Related Post

专家:解放军军演势必跨越所谓“海峡中线”,今后将常在台当局家门口搞演习专家:解放军军演势必跨越所谓“海峡中线”,今后将常在台当局家门口搞演习

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郭媛丹】8月2日晚,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。对此,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,人民解放军将展开一系列针对性军事行动予以反制,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施毅随后宣布从2日当晚...